创纪录!超1200亿债券“暴雷”,最危险的29只个股

发布时间:2019-12-03 11:09:18

潮水褪去,才知道谁在裸泳。

2019年,依然是退潮的一年,“裸泳者”依然不在少数。

据Wind数据显示,截至到12月2日,2019年以来已有157只债券出现违约,涉及违约金额已高达1213.51亿元,双双超过2018年全年,再度创下近6年来的新高。

创纪录!超1200亿债券“暴雷”,最危险的29只个股

且,156只违约的债券中,有50只债券主体涉及到上市公司,占比超过32%。

同时,与2018年违约潮相似的是,民营企业依然是债券违约的“高危地带”,156只违约的债券中,近90%的债券主体均为民营企业。

债务违约,为什么“爆雷”都是民企?

在2018-2019年的债务违约潮中,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:2019年已发生债务违约的主体90%为民营企业,延续了2018年以来的趋势。

据Wind数据显示,截至到2019年11月底,民企信用债(剔除金融债和ABS)存量规模为1.41万亿,违约债券规模超3200亿元,违约率高达23%。

而其他国企产业信用债(剔除金融债和ABS)存量规模约12万亿元,违约债券规模仅560亿元,违约率不到0.5%。

可见,民企信用债、国企信用债可谓是冰火两重天。

进一步看,评级为AAA民企债券较为安全,违约率仅2.8%,而AAA级以下的民企债券,便出现严重分化。

创纪录!超1200亿债券“暴雷”,最危险的29只个股

AA+民企债券存量规模约5000亿元,违约金额1087亿元,违约率14.24%,低于民企违约率总体水平;

AA民企债券存量规模约3600亿元,违约金额近1800亿元,违约率48.69%,意味着买了AA民企债,接近一半的概率会违约。

为何会出现,民企违约潮持续而国企违约事件减少的现象?其背后原因可能有以下4个方面:

第一,供给侧改革下,淘汰过剩产能,使得国有企业利润增速远超民营企业;

第二,去杠杆下,资金成本回升期,民营企业财务费用上升幅度更大;

第三,金融强监管加剧了民营企业再融资的难度;

最后,AAA级以下的民营企业,获得银行信贷融资的劣势,愈发突出。

另外,据光大证券(601788,股吧)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张旭表示,28个申万一级行业中已经有27个出现了违约,违约主体的行业覆盖度很高。事实上,部分民营企业过度融资后盲目扩张,一旦资金链断裂,更容易产生连锁反应,进而发生信用风险事件。

2019年,都在努力"借钱、还债"

其实,2018、2019年的债务违约“恶果”,其实早在2015-2016年债券牛市中就埋下了种子。

2015-2017年期间,中国公司信用债大幅扩容,尤其是2015年1月证监会发布了《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》,将公司债发行主体扩大至所有公司制的市场主体。

自此之后,公司类信用债便大规模增长。据Wind数据显示,2013年时发行规模只有3.68万亿元,2014年和2015年的数据则为5.15万亿元和6.72万亿元,2016年发行规模更是突破8万亿元大关,已是2013年的两倍多,为有史以来年度发行额峰值。

创纪录!超1200亿债券“暴雷”,最危险的29只个股

而值得注意的是,大部分公司类信用债的期限为3-5年,于是2018-2019年便开始进入债务偿付高峰期。

2015-16年公司债大规模增长,却没能有效拉动投资,企业通过各种手段花样加杠杆,债务、利息越滚多。而2018年以来,遇上史上最去杠杆,市场上的资金突然少了,一旦企业主营业务不能产生足够的现金流,资金链条就会出现问题。

2018-2019年,发生债券违约潮同时,一个非常值得深思的数据:

2017年发行1071只公司债,用于偿还借款的债券有770只,占比为71%;

2018年发行1487只公司债,用于偿还借款的债券有1188只,占比为79%。

2019年至今发行了2190只公司债,用于偿还借款的债券有1770只,占比超80%。

一句话,2017年以来,大部分企业都在拼命地借钱、还债。而在去杠杆严监管的当下,一旦新债发行失败,企业便非常容易出现流动性风险。

天风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彬彬指出,在去杠杆和强监管的宏观环境下,违约主体的主要融资渠道普遍受到限制,监管全面封堵各类表外和非标通道。

另外,穆迪大中华区信用研究分析主管钟汶权指出,有一部分民营企业在债券违约之前,银行出于风险控制考虑,已经抽贷了,这也是引发这波违约潮的重要因素。

曾经的400亿巨头,被债务拖垮

曾经的中国汽车经销巨头:庞大集团(601258),或许是2019年民企违约中最惨烈的案例之一。

其在巅峰时期,曾一年销售汽车超48万辆,年营业收入一度高达704亿元,但却在2019年突然宣告资金链断裂,近20亿元债券违约。